首页 故事会 软件资讯 综艺频道 读书心得 医疗资讯 人工智能 体育资讯 美食资讯 动漫资讯 农业信息 健康资讯 娱乐资讯 更多
首页 » 故事会» 内容正文

蜜蜂告诬状

发布时间:2020-08-02 21:28:55

春天来了,田野里的油菜花正忙着梳妆打扮,它要精心准备一番,随时迎接它的老朋友蜜蜂来做客。油菜花一如往年一般穿上了它最爱的绿色衣裳,戴上了那顶最艳丽的黄色帽子,然后站在微风中等待,等呀等呀,如新娘在期待新郎一般……

不知怎么回事,今年的春天不同以往,白云姐姐提前拉开了帷幕,太阳哥哥还不乐意地说:“小白,你怎么不让我多休息一会?”

白云说:“早睡早起精神好。往年在春天里我比较懒爱赖床,害得我老受雪花的批评,说是我的缘故弄得它从冬天一直忙到春天。”

“就是呀!”太阳不高兴,“往年这个时候都是它在忙的,今年让我提前工作。”

“你就别抱怨了,”白云劝说,“我要回家了。”

就这样,太阳哥哥提前上班了,一缕缕阳光照在了大地上,照在了一只小椿象上,椿象被烤得混身暖洋洋的,烤得它又渴又饿,连做梦都在想着喝果汁,它睁开了矇眬的小眼睛,也没洗漱就噗嗤噗嗤地飞了起来,它要去找果汁,梦里面的果汁可甜可甜了。椿象飞呀飞,可草莓还没长大,樱桃太没成熟。

“嗡嗡……”对面来了一群蜜蜂。

椿象赶忙躲开了,蜜蜂可不好惹,它们有麻醉针。

于是椿象来到了在微风中等待的油菜花家,油菜花正捧着一碗糖浆等着蜜蜂的到来。椿象知道油菜花眼中只有蜜蜂,它讨厌自己。

“你这讨厌鬼来做什么?”远远地油菜花就看到椿象朝它飞来,在椿象没开口前它就抢先质问起来。

“油菜花姐姐,我想你了呀,你在等蜜蜂吗?我刚才看到它去水仙姐姐家了,水仙姐姐肯定为它准备了很多饮料。”

“真的吗?它怎么又跑到水仙家去,水仙做的糖浆可没我的甜呢!”油菜花有些生气。

“就是呀,她家的糖浆一点都不甜,跟您的比起来简直差远了。”

“就冲你这句话,我把这糖浆给你喝吧。”油菜花把糖浆递给了椿象。

椿象接过糖浆后,一饮而尽:“果然很甜呀!”

喝完糖浆,椿象就飞走了,没过几秒钟蜜蜂就来了。

蜜蜂一看,装糖浆的碗是空的,油菜花漂亮的黄帽子也扔在了地上,它很惊讶,“油菜花妹妹,你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碗是空的,你的帽子也掉在地上?”

于是油菜花把椿象告诉它的事情跟蜜蜂说了,蜜蜂很恼火,“原来是椿象告的密呀,我飞得教训它不可!”

最近生物界新成立了一个法庭,专门处理生物界的矛盾以及违法犯罪的事。大法官是蜜蜂的主人蜂农,陪审员是油菜花的主人花农。

蜜蜂一纸诉状递了上去,椿象被蜜蜂告上了法庭。它知道法庭的底细,多多少少有些害怕,但转念一想,不就喝了一碗糖浆吗,又没犯法。

“开庭!”花农坐在主审官的坐位上嚷道:“原告代理人,请陈词。”

蜜蜂的代理人蝴蝶打开了卷宗,它念道:“昨天上午椿象花言巧语地骗取了一碗糖浆喝,而这碗糖浆是油菜花为蜜蜂准备的,糖浆被椿象喝了蜜蜂自然就没糖浆喝了,这不是岂有此理吗!”

“果真是重罪,”法官严肃地说,“椿象的代理人有什么话要说?”

椿象的代理人是蜻蜓,它替椿象辩解道:“就算按蜜蜂的说法,椿象骗取了油菜花的糖浆,可原告也应该是油菜花呀,蜜蜂怎么能来告椿象呢,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?”

“哈哈……”法庭下的听众都笑了起来,“就是嘛,哪有这道理!”

法庭下的螳螂、蚂蚁、飞蛾等等都开始同情起椿象来。

“不对,那是因为油菜花太仁慈了。”蝴蝶继续说,“它的糖浆是给蜜蜂准备的,而这糖浆却被椿象骗了,所以蜜蜂也可以告它。”

“反对有效!”大法官高声喊道。

“呜……”法庭下起哄了。

庭审持续了两天,椿象最终被判了监禁两个月。椿象很不服气,它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油菜花的糖浆就只能蜜蜂喝而它椿象就不能。

胧胧信息网